回到首页 Home
项目介绍 Projekt
新闻信息 Informationen
大事记要 Veranstaltungen
招生咨询 Bewerbung
联系方式 Kontakt
 
国美介绍 CAA
UDK介绍 UDK
CDK师资 CDK-Lehrende

历史与文化的墙及穿墙而过

 

1988年初夏,我乘“Mitfahren”,从德国汉堡的“柏林门”,一路直奔柏林。记得那辆红色老大众,驰过半个当时的东德,一直把我送到柏林艺大边上的岔道口。因为接我的人正在这里学习。她带着我参观了学校。那大厅加展厅的集市一般的热烈气氛,那学校后院迷宫似的工作室都给我留下很深印象,但真正令我难忘的是内院中的那堵墙。它以一种特有的围合的姿态,耸立在中庭,仿佛一种古老的邀约。据说,那是一堵老墙,一堵比学院建筑都更古老的墙。它是这一带城市建筑肌理中最为沧桑的皮了。后来,我多次到柏林艺大,总会悄悄地来到这里。白天,看晴空下爬满墙头的斑痕与苍苔;夜晚,看灯光中那仿佛在爬行的土层与悠远。我的来到一般与展厅的展览有关,避开展厅的喧闹,我总会在这里找到一份稳定的隽远。

2000年冬到2001年春,我在“碧塔尼亚”艺术中心访问工作。那段时间,我几乎徒步踏访了柏林许许多多的街巷。我发现柏林有太多裸露的高墙,这些高墙仿佛一袭盛装中敞露出来的肚皮,格外抢眼。但它很真实,真实地坦露自己的故事和创伤。它那多半是暖色的砖土墙体,承受着建筑与历史的双重重压,在晨曦或夕阳中熠熠生辉。它的一边肯定是废墟,如今是一片空,恰好留出一片视域;另一边是保存完好的楼体盛墟,有如耸立着的那被毁灭的一半的镜子。那墙默默地承受着岁月的比较,葆有灾难的、宁静黄昏的恒永表情,永远地诉说着“向死而生”的道理。

难忘那年雪皑皑的冬天,我踏雪穿过碧塔尼亚后边的大铁桥,无意中撞上了保存完好的柏林墙。那道墙我久已听说,却是第一次看到。那墙象一道深灰色的痕,曾经清晰地划在20世纪的世界历史的记忆之中,如今,在我以为它已经消逝的时候,它却如此清晰地展现目前,刻划在都市的白色躯体上。那个冬夜,我的心被凝住。有关这堵墙所有的故事都沉在我的记忆中,但只那一刻,刹那间浮上来,与这眼前的一切对位之后,又整体地沉下去,凝成一种亲历而深邃的记忆。我想,那记忆永生难忘。

文化是另一类墙。文化正所谓人性的归宿,他文化犹如隔着一堵墙。隔着这层不可见的墙,不同的人群判然有别。墙内的人,将这种文化视作家园,视作自己归皈之所的最后的边缘。墙外的人,对这种文化或视而不见、无动于衷;或将之视作域外的景观,新鲜猎奇,却难心思神凝;或时有涉入,亦只具衣冠而少神气。

当今时代,全球趋于一体的经济,多元政治日益频繁的沟通,各类科学技术的发展,媒体技术的变革,世界随之进入一个跨文化的时代。各种文化在上述的变革背景下,互为渗露,终成必然。任何一地的文化已难独善其身,都受着全球的风潮和多种文化的交叠影响,此时人性的自觉与态度已呈多向吸纳的状态。那新的文化创造的主体正像穿墙的人,他们破墙而过,从多种文化中吸取资源;他们在墙的两边都有家园的亲身的历验和记忆;他们还善于在墙的两边不断地回望,从而获得互文化的新的创造视野与机缘。无疑,由中国美术学院与柏林艺大共同举办的中德艺术研究生院正是以“穿墙”为宗旨的培养项目。这个培养计划,受着中德两种文化的孕育,又在杭州与柏林两地实施,必然给学员带去独特的文化训练和经历。他们正是未来的穿墙的人。当此中德硕士年鉴即将结集出版之际,我把记忆中的历史和文化之墙梳理出来,倾述自己的相关感受,并对这个项目中成长起来的穿墙人寄予深切的期望,对为这个项目辛勤工作的中德艺术家们表示深深的敬意。

许 江

2009年6月15日

深圳至北京转杭州途中

 

历史与文化的墙及穿墙而过 

 
 

返回

 
中国美术学院· 中德学院︱CDK 2012